心被目光灼烧 burning gaze, my heart aches

JayTim|no-hero,Tim从未被领养


“Todd——你还要多久!?如果你需要多一副假胸,你早该开口跟Grayson要。”

“闭嘴,恶魔崽子!”Jason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吼。

我不适合土黄色,Jason想。出门最后一秒,他把三番四次穿了脱脱了穿的套头衫甩进床底,捣乱自己的头发,随便捞出一件T恤(写着“没有人能抓住那狗娘养的狐狸”的那件),蹬上旧匡威,冲出门去。

Bruce从报纸后面打量着他,随口问道:“我以为你跟Tim约好要穿搭档装扮?Spirk?”

Jason真想把告诉Bruce这件事的自己掐死。

“我们不一起出去了。”他咕哝。

“怎么了?”放下报纸,Bruce警惕地问道。

“我们吵架了,行了吧?”如果不跟对方说话算是吵架。如果整天躲着对方算是吵架。

重重叹了口气,最后Bruce还是打定主意不去干涉,只说:“谢谢你帮忙看着Damian(父亲——我根本不需要Todd),今天宵禁时间推迟半个小时,不要吃太多糖,注意白色——”

“注意白色面包车,看到恋童癖就往他老二上踹,我知道啦B!”

Bruce的嘴角弯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,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纠正他的用词。结果最后的最后,他只加了一句:“玩得开心。”


跟Alfred打声招呼(一句“谢谢你帮忙照顾Jason少爷,Damian少爷。”马上令Damian闭了嘴),Jason走出了Wayne老宅。为了今年的万圣节,Alfred与往年一样,将宅邸装扮得超出预期的棒。建筑阴鸷森严,四处翻飞的蝙蝠模型让人错觉宅子下就有个蝙蝠洞。而自己带出来溜的,自然就是从地狱之门里被放出来为害人间的恶魔幼崽。怎么能带这种家伙出来讨糖果呢?没准备一块标明“魔鬼出没,请勿投喂,保护好灵魂赶紧滚犊子”的牌子,Jason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愧对人类。

眼下,还没长出山羊角的恶魔正踹着他的小腿,说着天下第一动听的话:“喂,你被Drake甩了?”

“我们不是——艹,我干嘛跟你说这个。”他们的确不是一对儿,他们还不是一对儿,按现在的状况发展,他们永远都不会是一对儿。

“连Drake那个卢瑟都能抛弃你,你真是Wayne家的耻辱。”

“多谢你的认同,没有朋友先生。”

“Wayne当然没有朋友。”恶魔崽子挺胸,显摆出不到五英尺的个头力所能及的傲慢派头:“我们只有部下和追随者。你要记住这点,Todd——当然,我不指望你能做个合格的Wayne,但你起码要维持门面。”

“维持门面?你是说跟你一样?”金发女巫吊着眼梢睥睨眼前Wayne的门面:“你穿的是个什么鬼?浣熊吗?”

不是浣熊门面龇牙咧嘴:“这是狸!一种聪慧而凶猛的动物,是欧洲大陆上破坏力最大的动物之一,无知的肥妞!”

这下尴尬了。Jason在听到Stephanie的声音时就心跳漏一拍。问题不在茄子女孩身上,而是——

“嘿。”哇哦,他还以为这世界上有更尴尬的问候叻。

“嘿。”哇哦,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比刚才更尴尬的问候。

“你是个小混蛋,我们走了!”这是Stephanie,一个具备基本察言观色能力的人类。

“等等!你可以走,但是Drake要留下来。”这是Damian,一个明显还未被社会化的珍兽。

同样没有任何应节装扮的Tim目瞪口呆。Stephanie叫起来:“什么!?”

“Drake令Wayne家族的名誉扫地。我要跟他决斗!”

天呐,这小子到底是从哪个世纪走出来的?等等,重点是Jason必须在他下一话出口前掐死他——

“怎么了?我不会让Drake以为他可以随意玩弄Todd的心!再怎么不体面,他也是唔唔唔唔唔——”

Jason的脸能红过Wally的头发,以掐死杀父仇人的力道捂住他弟的嘴。而Tim则是一脸宁愿身在1942年的奥斯维辛都不想待在此处的神情。Stephanie终于破解了世上最大的未解之谜。

此时的温度是11摄氏度,空气湿度为百分之六十,风速为七米每秒,降雨概率为百分之一,正要举办二人万圣节派对的Pamela Isley向仙人掌倾诉自己对室友再难以掩饰的情愫,还不认识Damian的巨熊Colin Wilkes刚刚从福利院门口出发,Alfred Pennyworth将第一颗焦糖巧克力放到Bruce的枕头下面,Stephanie Brown将在下一秒说出改变Jason Todd和Timothy Drake未来的一番话:

“你欠我下一个月代数作业的答案。”她对着Tim说。又转身拉过Damian的衣领,说:“而你,跟我走。”


人一般如何与同类交谈?Jason的意思是,当他们互相“嘿。”“嘿。”过之后。老天,他根本就不适合群居。为什么他还没找到一个瓦尔登湖?为什么他没有殖民α星球不再与任何人说话?也许除了Tim,之前他跟Tim总是有话好说,健谈到B威胁要没收他手机的地步,而Alfie会发现早餐前十五分钟他才从Tim家的窗户里爬回家,开口闭口只有“我们”:我们早就看过这本书了,谢了Alfie我们喜欢你的腌牛肉三明治,我们打算这个夏天来个公路旅行,我们认为化学老师是被阉割过的公猪,我们觉得Dick不像话到应该得到所有的Bruce抱抱。

当然,那是之前。

“……我喜欢你的T恤。”

他们都落到要寒暄的地步了吗?好吧,Jason能做到这个——

“我是说,很有趣的双关,Takumi的狐狸帽子和你的名字。”

Jason马上想起来为什么他之前会那么爱Tim了:他每次开口,Jason就他妈的要重新陷入爱河一次。

抵抗住诱惑,Jason Todd。他对自己说。虽然Tim的那件印着小圆面包、甜甜圈和椒盐圈、写着“它们形状不同”的T恤也很酷,但是他必须抵抗诱惑。

“我以为你会把自己搞成Spock出门。”

Tim好像吞掉了半句话才开口说:“……可能是因为我最后发现齐刘海和尖耳朵不适合我。”

不,你肯定适合。反正你们都是只讲逻辑不通人性的绿血哥布林。

看在他妈的份上,他干嘛还在这儿呢?又不是说Tim没将自己的意思表明清楚。连Damian都知道他被甩了。他还在这儿干嘛呢?

Jason僵硬地蜷起背,跟所有失去蛋蛋的德国黑背一样,用尽全身力气维持自己最后的骄傲,嘟囔:“我去找Damian了。”

他迈出一步。

两步。

三步。

“Jay——等等!”

不能停下来。

继续走啊。

怎么不走了?

你他妈怎么就不走了!?

“求你,Jason!”Tim喘得像刚从水里出来:“我——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
这就是为什么,在家家户户的小崽子四处乱窜血糖升高、每个青少年热闹在派对里并努力想钻进对方裤子里的晚上,他们最后会跑到社区公园角落的山毛榉下的原因:因为Tim天杀的Drake要跟他说话。

在他躲着Jason一周有余之后。在他们约好万圣节穿成船长跟大副之后。在他换了化学实验课搭档之后。在他不再跟Jason坐在一起吃午餐之后。

在Jason吻了他之后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看吧,他连道歉都不看着Jaosn。

“我——我很抱歉我一直躲着你。”

哦,原来他知道自己在躲着Jason啊,原来那不是Tim Drake应付一头热的追求者的小花招啊。

“我是说——嗯,你的……那个,是我所想的那个意思吗?”

“是啊,Timmy,亲吻的一直都是‘我讨厌你’的意思,就跟一直躲着别人的意思一样。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Jason希望这句话有多尖酸他就说得多尖酸。

“老天。Jason,你一定要抓住这个不放么?”Tim抓着自己的头发:“你什么话都没解释,就这样亲上来,脸上还是那么一副可怕的表情——好像你割了黑手党老大的颈动脉还是怎么的。曾经Roy还因为真心话大冒险亲过Artemis呢。我——我有自己的理由。”

“什么理由?抛弃我给Damian笑话的理由?马上跟茄子打得火热的理由?跟变态同性恋划清界限的理由?”

“我害怕!行了吗?”

两人陷入寂静。

他第一次听见Tim用这么大声音说话。他也是第一次看见Tim脸上出现货真价实的恐惧。他还第一次发现,Tim的小身板原来看起来会这么不堪一击。

一种想把对方用自己的全身包裹起来的欲望淹没了他,Jason攥紧拳头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我、我看见你看着我,好像你在……喜欢我。‘喜欢’的那种喜欢。但你什么也没说。我不知道,我太在乎你怎么想了。我不知道自己愿不愿意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我怕你不是这个意思。我也怕你是这个意思。”

一旦开了口,Tim便不管不顾地倒豆子:“我需要时间,我不知道,整理思路,分析原因什么的。我以为我能搞明白。”

“但是过了一周——天杀的难过的一周,我还是搞不明白,但是我想通了,再糟糕也坏不过这一周……”

“看在狗屎的一周份上,Jason,说些什么!我——”

“……你害怕个什么啊?”过了许久,Jason才开口。他的声音沙哑而生硬,像是从齿轮之间磨出来的:“你怕我‘是这个意思’什么啊?”

为什么不害怕?心碎和失望不正是青少年死亡的最大原因?因为过于接近太阳所以坠落。特别是当太阳还不知道自己是太阳、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有多刺目、不知道Tim多想移开目光,就此回到空旷的屋子里去。

Tim Drake原来就是从空荡荡的屋子里来,指不定最后还是要回到空荡荡的屋子里去。

指不定他自己就是一个空荡荡的屋子,晃一晃,里面碎成渣渣的心还能咣当响。

“你想过有多少不确定性么,Jay?如果我们没能成,或者是你发现你不喜欢我们黏答答的,或者——或者是你发现我跟你想的不一样——你知道青少年恋情的成功率是多少么?”

“你在开玩笑!?”Jason又懵又急,跟眼睁睁看着隐形人偷吃他的辣热狗一样迷茫而焦虑:“我们早他妈就黏答答的了!你又不是一谈恋爱就变成怪物的外星人,而且我以为我一直认识的你就是你——还是说你有个阔别许旧素未相识的邪恶孪生兄弟?拜托,连狗屁厕所台的剧都不那么拍了!”

因为激动的情绪,Jason的眼睛在黑暗中反而显得亮晶晶的。有点儿像深海里的鱼,漫无目的地游着,身上散发着光芒。

Tim思忖着,为什么深海里发光的鱼会喜欢我呢?

Tim问:“为什么你一定要亲我呢?如果我们本来就黏答答的了。”

发出一声充满挫败感的呻吟,Jason将脸埋进双手,好像这样做自己的脸就能长成手了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闷闷地说:“因为……因为,我不想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忍着不去亲你,不去拥抱你,我不想再在你跟茄子女孩一起的时候装作自己不在意,因为、因为——艹,你才是那个我愿意一起躺在阁楼看书的家伙,就算你只会讲书呆子笑话,虽然它们的确该死的好笑——”

“嘿!”Tim打断他:“不许嘲笑我的书呆子笑话。它们让你笑了。”

Jason冲他吐了吐舌头,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眼睛,说:“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嘲笑它们……如果你现在亲我一下。”

狡黠的笑容浮现在Tim的脸上。

这一刻,将野男人带回了家的Harley Quinn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室友躲回房间,被女巫领着的狸与巨熊在社区的路口相见,罐子里的焦糖巧克力被派发完毕,而Bruce Wayne用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渴望眼神盯着空空如也的糖果罐。

这一刻,有一个吻在两名第二天即将双双感冒的年轻人之间发生。Bruce将会因为Jason Todd的夜不归宿而大发雷霆,Alfred将会为他喜欢的两个孩子煮上一大锅鸡汤,Damian将会忙着跟Colin上房揭瓦而疏于对自家兄弟的教育。

此时户外温度降到了8摄氏度,空气湿度是百分之八十,风速缓至三米每秒,天空淅淅沥沥开始下起小雨。



FIN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A/N:万圣夜来一发!顺便……充当点文XD

起源: @若者のすべて:“你看着我,仿佛你在爱我”

这句话卡了许久也是有原因的……因为老实说这句话俺觉得很棘手!浓浓的虐感,虚幻的爱恋什么的【摊手,只好想着怎么绕圈子绕过去,最后终于用在小年轻谈恋爱的剧情上,希望GN不会觉得失望QAQ 这篇可以看作少年桶德的烦恼后篇,也可以看作一发完。总之是no-hero,全家只有提米不是Wayne家的人(还在记恨never Robin的事情)

附赠二哥T恤上的引用上下文,来源于Looking for Alaska(文艺青年读物XD),原句“Because no one can catch the motherfucking fox”,这里拿来跟桶的姓氏做双关。以及提米的T恤,是俺最近听来的跟拓扑学笑话。

最后祝各位读得愉快,有恋爱谈的谈恋爱,没恋爱谈的跟我一起残废着吧LOL
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01 )

© Show Your Balls | Powered by LOFTER